六零文学 > 穿越小说 > 炼尽乾坤 > 第八百一十章 宗主御魂!

第八百一十章 宗主御魂!

  原来,这一次的屠魔盛宴,天机子早就另有所谋。

  当众斩杀苍天弃,以此来提升自己天机阁在西域的威信,这只是其中一个目的。

  天机子最大的目的,还是想要以此来吸引御魂宗以及御魂宗的附属势力前来,然后一举歼灭,给死对头御魂宗一次重创。

  将敌人引入自己的地盘,此事乃是双刃剑。

  敌人赶来,自然会有备而来,这一点天机子岂会考虑不到。

  但是,天机子既然敢这样做,其中自然有他的道理。

  这里是天机城,是天机阁的大本营所在,不仅天机阁的高手都聚集于此,而且天机城内到处都暗地里布有机关傀儡,敌方一旦踏入了天机城内,在天机子看来,那就别想再活着离开此地。

  像此时封闭天机城的四面城墙,就属于极少有人知晓的机关傀儡。

  它的存在,不仅能够保护天机城在长时间内不受外界的侵袭,而且还能困敌杀敌!

  只不过,自从此机关傀儡被炼制成功后,一直都未动用过,知道的人,并不多。

  组合成四面城墙的机关傀儡,正是出自于天机子之手。

  他为了炼制此机关傀儡,耗费了大量的心血,至于它的威力以及防御力,天机子很满意。

  天空之上,除了苍天弃以及暗影楼的两人外,此时所剩的修士已经不多。

  由于天机子的一番解释,让不少误认为天机子要对他们动手的修士果断选择脱离了战场。

  在有些修士看来是解释,但在一部分修士看来,这却是威胁。

  但是,心知是威胁,这些修士依旧选择了不让自己与此事扯上关系。

  这类修士,几乎是属于墙头草一类,若是天机阁处在了弱势,他们的选择或许又会不同。

  见不再有修士退出,天机子的目光落在了身体悬空的这些修士身上。

  “你们还要继续遮遮掩掩吗?”天机子冷着一张脸,开口问道。

  “呵呵,天机子,演了这么久,你终于还是把狐狸尾巴露出了。”就在天机子的声音刚落下,人群之中,一人嘴里突然传出了笑声,随后是带着讽刺的声音。

 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,一人悬空走出,如同行走在平地上。

  他一步步的走出,其他修士纷纷让开了身体,自行腾出了一条通道。

  与此同时,此修士的穿着打扮以及容貌,也随之发生了改变。

  一名年轻俊俏的锦衣男子,出现在了苍天弃的视线当中。

  此男子身穿着一身黑色金边锦衣,一头长发束起,哪怕身处于眼下这种情况,他那一脸的神情也是极其的自然。

  苍天弃目光看向这俊俏男子,他在此人的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森森鬼气。

  不仅仅是他,随着这俊俏男子的走出,悬空在空中的其他修士,身上同样隐隐释放出了强弱不一的鬼气。

  只不过相比之下,俊俏男子身上释放出来的鬼气很淡,淡到难以察觉。

  其他修士想要察觉他们身上的鬼气,或许不太容易,可对于苍天弃来说,他能够很清楚的便感知到。

  身为散灵之体的他,对鬼气以及生物死前和死后形成的怨气是相当敏感的。

  所以,哪怕此时俊俏的男子体内的鬼气并未刻意的透露,隐藏得很好,苍天弃依旧清楚的感应到了。

  此时此刻,除了暗影楼的两人以及苍天弃没有移动身体之外,悬空而立的其他修士,纷纷自行出现在了俊俏男子的身后。

  当俊俏男子停下脚步时,空中本是稀稀拉拉散开的修士,此时全部整合到了一起。

  俊俏男子在最前方,身后有着两人,一人身穿着御魂宗明殿服饰,一人则是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,看不到容貌,分辨不出性别。

  这两人,自然是御魂宗明殿与暗殿两位殿主。

  暗殿殿主的身后,赫然是柳琪琪,明殿殿主的身后,当日药谷那男子也在其中。

  除了两人之外,两位殿主的身后,还有两殿的其他天骄。

  在这些天骄之后,则是一些御魂宗的修士,以及其附属势力的一些修士。

  一眼看去,很明显就能看出,俊俏男子是所有修士的领头人,其地位,已经超过了了明殿和暗殿两位殿主。

  在御魂宗拥有着如此地位的,自然只有御魂宗的宗主能够做到。

  这俊俏男子,正是御魂宗的宗主,御魂!

  在天机阁,每任阁主都不会再用自己的名字,他们都会历代阁主共用的一个称号天机子,以此来显示自己与其他同门与众不同的地位和身份。

  同样,在御魂宗也是这样。

  每一任的宗主,都会舍弃自己原有的姓名,用上那象征自己身份和地位的御魂二字,直到死亡陨落,或者是退位让贤后,才会重新使用自己的真名。

  御魂出现,天机子的目光顿时锁定在了自己的老对头御魂的身上。

  苍天弃的目光,同样锁定在了御魂的身上。

  他并不认识御魂,同样也没有见过明殿以及暗殿两位殿主,但对方的修为,以及那隐隐散发出来的强大灵力波动,足以看出三人的不简单。

  “那是御魂宗的宗主御魂,身后的两人,是御魂宗明殿和暗殿的殿主。”

  一道虚弱的传音声,在苍天弃的脑海中响起。

  这道传音声,来自于鳄兽中的孙游。

  得知三人的身份,苍天弃眉头微微一皱,但神情并未发生多大的变化。

  他虽然此时状态不佳,肉身虽说一直都在恢复着,但离巅峰时期还相差甚远,不过,他本人却仿佛并未把此事看做是一件事一般。

  哪怕眼下情况已经越来越复杂,他却依旧很从容。

  “怪不得气息如此强大,原来是御魂宗的大人物。”淡漠的声音,在苍天弃的心里响起。

  随后,苍天弃的目光,看向了暗殿殿主身后的柳琪琪。

  在苍天弃的印象当中,孙游与柳琪琪之间存在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,这种事情苍天弃帮不了,也不想去揭开孙游的伤疤。

  可是眼下柳琪琪出现在这种场合,倒是让苍天弃的眉头皱深了几分。

  苍天弃知道,天机阁想要除去他,御魂宗又何尝不是。

  此时情况复杂,是御魂宗与天机阁先斗起来,他渔翁得利。还是御魂宗与天机阁联手先除去他,再了结双方的恩怨,不得而知。

  但是,有一点苍天弃是能够肯定的,一旦大战爆发,他是不会留手的,到时候如果波及到了柳琪琪

  对于柳琪琪,苍天弃个人而言没有任何交集,是死是活,他肯定是不会在乎的。

  可此事牵扯到了孙游,苍天弃就不得不考虑了。

  他眉头紧皱,不是因为天机阁,也不是因为御魂宗,而是这孙游曾经背叛宗门,大闹高台,冒死也要救走的女人!

  正当苍天弃因为此事而发愁时,孙游虚弱的传音声,再次在苍天弃的脑海当中响起。

  “天弃我要拜托你一件事,你一定要帮我!”

  闻言,苍天弃心里反而一松。

  若是孙游对此事不闻不问,他不知如何处理妥当,是否合孙游的

  心意。

  但孙游对他开口,那就不同了,他只管去做即可。

  “我的命都是你的,不用拜托,只要你说,不管能否做到,我都愿意用性命去尝试。”苍天弃淡淡开口。

  虽说没有激昂的言词,但孙游却能够听出苍天弃言语中的真诚和坚决。

  “我需要你强行将我师尊收入鳄兽,现在他身受重伤,十分危险,将他收入鳄兽中,至少暂时没有安全问题。而且,他应该知道四面机关傀儡城墙的弱点,有他在,我们也可以趁乱逃离此地。”

  孙游的传音声,让苍天弃一愣。

  他本以为孙游会在这个时候提到柳琪琪,但是,事实却恰恰相反,孙游对柳琪琪只字不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