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零文学 > 修真小说 > 极道天魔 > 第九百四十章 厮杀 二
  “一个存在,就算再强大,当你有所顾虑时,有所担忧时,那便是你失败的开始。”

  路胜脚下一顿,身体骤然炸开一片空间裂纹,借助庞大反作用力,他瞬移一般出现在帝夋身前,一拳打向天帝面门。

  “来吧,和我痛痛快快的厮杀!抛开一切!赌上一切!以你我生命为代价!”

  路胜大笑起来。

  “杀。 

  他手臂的拳头带起重重叠叠的无数透明涟漪,白色的朱雀神火本源和紫黑色的邪神力如同一黑一白两条龙蛇,在他身上缠绕盘旋。

  两种能量相互摩擦挤压碰撞,爆发出的恐怖威力,一瞬间,便破开了帝夋的护体妖力,狠狠砸向他眉心位置。

  帝夋急忙抬手挡住。

  嘭。。

  两人之间瞬间炸开狂暴的黑色风暴,一圈圈的漆黑色波纹以路胜和帝夋为中心,朝四面八方扩散开。

  空间时间在这一瞬彻底停滞,两人之间只有纯粹的破坏性力量在疯狂激荡对抗。

  帝夋手中抬起的虚幻洛书死死挡住路胜的拳头。那一圈圈波纹就是从洛书上扩散开来。

  它正急速的将路胜的恐怖力量转化传递到大地,以此分担帝夋的压力。

  “愚蠢。 甭肥し词钟质且恢。

  嘭。

  手肘再度被另一张画有八卦的淡黄皮纸挡住。

  “那么,这就是代表天地自然之理的河图?”路胜双臂如同狂风暴雨般狠狠轰在帝夋身上。

  就算被河图洛书死死挡。植赖牧α可踔烈丫锏搅肆郊楸λ艹惺艿募。

  它们一边要撑到混元河洛大阵的运转,一边还要用本体抵挡路胜的暴力轰杀。

  本就只是纯粹神通法宝的它们,渐渐也宝光有些暗淡起来。

  帝夋额头见汗,只能勉强的抵抗路胜的贴身厮杀。他虽然身为三足金乌,但本身战斗方式都是依靠远距离释放神通,极少遇到像路胜这般神通能抵抗。交拐饷蠢骱Φ谋涮。

  只是短短数秒时间,他便不得不调动自身的太阳真火本源,注入河图洛书,帮助其支撑更长时间。

  “弱弱弱!太弱了。。 甭肥ひ桓霰尥,黑白光晕一闪即逝,两种力量爆发,带来的冲击力,足以瞬间毁灭数颗庞大行星。

  他如今在邪神界的世界源力作用下,本体和这具朱雀真身渐渐有融合为一的趋势。

  一举一动,比起御主层次的本体,还要强大数倍。

  简直已经到了其有史以来最强境界!没有之一。

  本体和这个世界的力量融合,产生的根本不是一加一等于二。

  轰。。

  帝夋整个人口鼻渗血,勉强维持手中河图洛书的本体,但他自己却是倒飞出去。

  他想现出原形,但他的原形实战远不如手中法宝威能,以前争斗,一向是太一在前,他在后释放神通。这次却是没想到

  嘭。

  又是一道黑白风暴狠狠撞在帝夋身上,他身上的护体宝光已经开始现出裂纹,看起来即将破碎。

  “这就是天帝的实力?河图洛书,确实不凡,但可惜你太弱了”

  路胜悬浮在的湮灭黑光消融,这才让路胜安然无恙的存活下来。

  “真是可惜没想到堂堂东皇太一居然也会选择暂时退却。”路胜面露失望之色。

  “南明天净之主,你要明白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
  一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递进来的声音钻入他耳中。

  路胜伸展身体,缓缓往前踏步而出,周围黑洞正在天地自然之力的恢复下,急速缩小。

  离开黑洞覆盖范围,印入他眼帘的,是大片被彻底毁坏的妖庭废墟残骸。而以他为中心周围大片圆形区域空无一物,赫然是被刚才的大爆炸彻底湮灭的区域。

  一道身高数十米的巨大人影,正缓缓悬浮在他远处高空中。从更高的位置俯瞰这里。

  那人影人首蛇身,手中托着一卷淡黄色绣着山河图纹的画卷,身后有金色毫光自动飞散,如同无数扩散的金沙。

  “原来是女娲圣人。”路胜低头弯腰,表示尊敬。

  无论是曾经在地球时听闻神话中的女娲事迹,还是在这里实实在在的看到女娲补天之功德。

  这些都表明眼前这位圣人依旧是心怀妖族,心怀人族的大慈悲者。

  “如今妖庭毁灭,你身为妖族大圣,当可重立天庭。对抗巫族,你可愿否?”女娲目视着眼前的路胜,也是心中无奈。

  妖庭东皇太一和和天帝帝夋帝后羲和,被眼前这个从异界降临的朱雀妖族打跑。

  原本整体一块的妖庭,被彻底打散,元气大伤。要想对抗实力雄厚的巫族,现在的办法就是重立天庭。

  她是圣人不假,也眷顾妖族,但她眷顾的是整个妖族,而不是东皇太一等三者。

  三足金乌只不过是整个妖族中的一员。并不能代表什么。

  她眷顾的是他们管辖下的诸多妖群。

  路胜看向女娲,一瞬间便明白了这位慈悲圣人的意思。

  “既如此,胜当领圣人法旨。”他深深弯腰行礼。

  东皇太一的混沌钟代表天地间最强防御法宝,可惜他没能领教,不过眼前来了一个活生生的圣人。

  路胜舔了舔嘴角,或许可以领教一下传说中的圣人之威

  圣人以小范围操纵宇宙法则为主。不同圣人操纵的法则也不同,这和其成圣根源有关。

  女娲的话,或许是操纵的生命和创造一类的法则。

  路胜自身本体早已练就到了内蕴规则的程度,就算到任何宇宙世界,都不会一瞬间便被不同规则压爆,顶多就是被强行驱逐。

  所以,面对圣人,他或许还真有一战之力。

  “圣人,其实胜有个不情之请。”路胜忽然开口道。

  “既是不情之请,那就不必多说。”女娲似乎猜到了路胜想说什么。

  “可是圣人的请求,我答应了。那么作为交换,圣人能否满足一下胜的一个小小愿望。”路胜身后再度蒸腾起庞大到仿佛无穷尽的朱雀神火。

  邪神力再度和神火缠绕在一起,同时升起的还有属于他本体的紫黑色冥炎。

  三种力量混杂在一起,一股比起刚才还要强大的恐怖波动,缓缓扩散开来。

  女娲微微眯起双目,马上便明白了路胜的心思。

 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