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贯哥哥,这是什么宝贝?”

  宫茜茜捏着细小的牙齿,好奇问。

  “呵呵!”

  余一贯笑了起来。

  意念之中,他朝小玄子怒吼了一声,“滚!你这个老不正经的小玄子。”

  意念之外,他面带微笑,给两个好奇的菜鸟师妹,好好介绍了一番。

  这两枚细小的牙齿,是五阶妖兽风蛇的牙齿。由五阶化灵境灵种修士炼制的灵宝。

  灵宝又叫通灵法宝。若大的青阳派,也只有两件。一件是祖师爷的画像,一件是青阳剑。可见,灵宝是多么的稀罕宝贵。

  “这两件灵宝,都有一个法术神通瞬移,是逃命的好神通!你们炼化后,吞下一枚中品补气丹,才能驱动此灵宝。”

  余一贯继续给两个师妹上课,普及修炼的常识。

  “。∥抑懒。难怪那个王贱人能风一般的移动。”

  宫茜茜恍然大悟,惊喜的叫道。

  “师兄,这个宝贝,我不能要。你一人在外,比我更需要。 

  燕轻舞轻声说道。她小心翼翼的捧着自己的那枚白色风蛇牙齿,硬要还给余一贯。

  “是。∥乙膊荒芤 

  宫茜茜也反应了过来,柔声的说着话。玉手一扬,也要把灵宝还给余一贯。

  “呵呵!”

  余一贯笑开。他推辞道:“两位师妹,我们灵种修士,一定要重视修为和法术神通。法宝法器,都是身外之外,用处不是很大啊。那裂岚和王剑,拥有这样的灵宝,不还是被师兄夺来?”

  燕轻舞和宫茜茜,两人听完后,沉默了好久,好像有所领悟,也不再坚持。

  余一贯又从腰间的紫色储物袋里,把所有的中品补气丹,都拿了出来分给了燕轻舞和宫茜茜。白色身份牌上的贡献值积分,都划给的两个玉人一般的师妹。

  见余一贯做得如此的彻底,南厢房里的气氛,顿时冷了下来。

  宫茜茜像一下懂事了许多,不再是一个娇憨的傻丫头了。燕轻舞更像一个过了门的小媳妇,处处显示出温柔体贴。

  余一贯也不愿提及离开的事情,抽空去了一趟内务殿,更换了自己的身份铭牌。

  于是,从此后他是挂在紫色玉牌的记名执事,身份和内门弟子相当。在任务殿办理了外事任务的手续,等待离别之日的到来。

  接下来几天,快要分别的三人,哪里都没有去,在小院洞府里缠绵。当然,无论这么亲热,他们都守着礼数,没有越过雷池半步。

  这一日凌晨,太阳刚刚升起,余一贯就踏上了青色的青云,悬浮在了小院洞府的上空。

  “孩子,要小心!”

  劳莹细声的叮咛。

  “一贯,凡大事,要给我来信,方可决策!”

  宫守义再三嘱咐。

  “一贯哥哥!”

  宫茜茜只是喊了一声,就不再说话,深情的盯着空中的那个漂亮男人。

  “师兄,给我们来信!”

  燕轻舞说完,别过脸去。显然已经是控制不住眼泪。

  “师傅师娘、小师妹、燕师妹,告辞了!”

  余一贯抱起双拳,朗声说道。

  “嗖!”

  一道青光一闪,他就消失在了天际。

  馨云和陆凯,早就接到了宗门的传讯,站在楚氏坊市的广场上等待。新任的楚氏家主楚霸和宁国的皇帝楚胡亥,也在一旁作陪。

  “嗖!”

  一道青色的光芒一闪。

  脚踏着青色云朵的余一贯,出现在了楚氏坊市广场的上空。

  “有仙旨!”

  悬浮在空中的余一贯,朗声说道。

  “青阳派仙旨:即日起,楚氏坊市更名为宁京坊市,由记名执事余一贯统领,归青阳派直属管辖。凡不听此令者,斩!青阳派第五百六十八任掌门馨守道。”

  余一贯读完手中的黄色书卷,真气一吐。

  “嗡!”

  黄色的书卷,顿时黄光闪烁,轻微的异响声传出。

  “嗖!”

  一道黄光闪过。

  黄色的书卷,自动飞行到楚氏坊市的牌楼上。

  片刻之后,牌楼上雕刻的“楚氏坊市”四个大字,变成了“宁京坊市”。黄色的书卷,自动镶嵌在石头的牌楼门脸上。

  一旁观看的楚霸,面色阴沉了下来。他侧过脸看了看宁国的皇帝楚胡亥,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  楚胡亥是个凡人,被眼前的奇妙场景惊呆了。他面带微笑,倒是不太紧张。

  小玄界的修仙界有一条约定俗成的规矩,灵种修士不得担任一国之君,否则会被修仙界斩杀。身为宁国的大皇帝,楚胡亥不太关心修仙界的大事件。

  “本仙还有一条规定:即日起,凡游历宁国的异国修士,一律到宁京坊市登记造册,领取身份铭牌。没有身份铭牌者,被视为奸细,一律斩杀!”

  余一贯看了看围过来的散修和楚霸等人,大声宣布自己的新规矩。

  “哄!”

  宁京坊市的广场上,顿时议论声纷起。

  “拜见余执事!”

  馨云和陆凯,走了过来,冲缓缓降的余一贯行礼问候。

  “馨师兄、陆师兄,咱们不是外人,就不用客气。”

  余一贯跳下了青云,温和的说道。他右手一指,巨大的青云化成了一道青色的光芒,钻入了他的右眼。

  一旁的楚霸,看到了这一幕,嘴角不禁抽抽起来。

  馨云和陆凯,是老牌的外门弟子,当然识货,他们也被余一贯的奢侈惊呆。把宗门标配的青云法器,炼制成法宝,即使是下品法宝,那要花费多大的代价?

  在馨云和陆凯感叹的同时,楚霸快步走了过来,恭敬的行礼:“老朽楚霸,楚氏家族的新任家主,拜见余执事,请多多照顾。”

  “呵呵!”

  余一贯例行公事的微笑起来。他那英俊的脸庞一仰,冷冷的说道:“不用客气,你们楚氏只要安分守己,就没有什么大事。否则”

  说到最后,他拖长了声音,一丝淡淡的杀气,在阔大的广场上散开。

  “小王楚胡亥,拜见余执事!”

  身材肥胖的宁皇楚胡亥,也小跑了过来,恭敬的躬身行礼,颤抖的声音说道。

  “好!都散了吧!”

  余一贯摆了摆手,示意道。

  他扫过了围观的人群,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靓丽身影,站在了不远处,正凝视着他。

  未完待续